Skip to content
2012/05/31 / kslintw

南韓躋身20/50俱樂部給我們的啟示

南韓躋身20/50俱樂部給我們的啟示        林向愷

據報載,南韓預計六月下旬就可加入每人平均國民所得兩萬美元以上以及總人口數超過5000萬人的20/50俱樂部,目前僅有美、日、德、法、英六國為該俱樂部成員。加入後,南韓正式躋身為已開發國家行列,根據《朝鮮日報》的分析,南韓經濟轉型成功的關鍵在於採取「先攻占國內市場,確保競爭力,再進軍國際市場」的策略。反觀台灣,本年一至四月出口金額較去年同期減少4.7%,不僅是金融海嘯後首見,更是亞洲鄰近國家中表現最差的國家,而實質薪資則持續縮水讓薪資階層日子愈來愈難過。

1970年代至1990年代中期,南韓與台灣均為亞洲四小龍成員,1990年代初,兩國同樣面對民主轉型所產生的勞動、土地與環保成本上漲的問題,為何二十年後兩國經濟表現有如此大的差距?

台經院曾就台灣與南韓出口競爭力消長問題進行研究,發現2000年台灣全面對中國開放後,廠商可自由的到中國繼續過去「降低成本」的策略,企業的技術優勢因選擇到中國複製台灣成功的經驗而逐漸喪失,而南韓則積極發展品牌,讓技術生根,建立全球行銷管道,不同的轉型策略影響到台灣出口表現,2010年,台灣出口金額已不到南韓的六成。馬政府並未因此認知到此種轉型策略對台灣經濟所造成的傷害,依舊強調「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發展模式對台灣經濟成長的貢獻。其實此種模式,就如同李前總統所說的「浮士德用靈魂與魔鬼從事交易一樣,以至高無上的發展主體性換取少數財團與大企業的經濟利益。」多數企業選擇到中國投資,投資中國就取代投資台灣使得國內新的工作機會不易增加,台商海外生產所需機器設備、半成品以及原物料雖帶動過去20年台灣出口與經濟成長,但薪資卻因關廠歇業以及新工作機會不夠多而停滯。由於上中下游以及週邊產業外移中國等於間接協助中國發展進口替代策略,以中國生產的原物料、半成品以及機器設備取代台灣所生產的商品,所以,我國對中國出口金額連五個月衰退,部份原因當然是歐美景氣衰退,但進口替代對台灣出口的影響卻不容忽視。未來在中國台商將逐漸減少從台灣進口上述商品,更加深海外生產模式的危機。整體來說,台灣正陷入經貿依賴中國、經濟成長動能減弱以及社會裂解的嚴重困境。

長期以來,我們經濟發展策略重開放而輕忽安全,國家經濟安全追求的目標當然不是鎖國,而是增進一個國家在國際經濟體系中生存與發展能力。國家經濟安全兩大支柱就是以經貿自主確立發展的主體性與以技術優勢維持成長的動能。為維持國內技術優勢。不管是從事研發、創立品牌、引進國外先進技術,還是技術在國內生根都需要龐大的資金,但錢從哪裡來?

金融體系不是只為了貪婪的金錢遊戲而存在。不少人看到金融服務業附加價值占國內生產毛額比重因經濟發展而持續上升就鼓吹鬆綁能讓金融部門的發展帶動經濟成長,結果金融部門的角色由協助實體經濟發展變為主導經濟發展。此次國際金融海嘯就是起因於歐美金融機構的貪婪,加上政治人物與經濟學者過份誇大金融體系鬆綁的效果,強調資本市場參與者理性決策就能讓資本市場不僅能夠自我偵錯、自我修正,卻忽略金融體系的基本功能:有效管理並降低風險以及將國民儲蓄所匯集龐大資金用於國內資本形成,結果經濟必須靠資本市場所撐起的榮景而得到發展,過度鬆綁終至釀成大禍。此次國際金融海嘯給我們的啟示是我們必須重新界定實體經濟與金融部門的主從關係:以實體的農業與製造業為主,以金融服務為從。金融部門功能應是將國民儲蓄所累積的龐大資金導入國內資本的形成以創造維持國家經濟安全所需的技術優勢。

目前台灣國家領導人最欠缺的是堅定的發展主體意識,只相信中國是台灣經濟的救世主。如此下去,台灣在全球經濟汪洋大海中就會淪為漂流木,無方向的航行,無動力的漂泊,讓台灣的民眾對未來不再有希望,面對不確定性充滿恐懼與不安。此刻,國家領導人必須相信台灣有解決本身問題的智慧與能力,必須有面對問題與挑戰的勇氣,否則我們將會越來越落後南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