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1/07/01 / kslintw

【公視】[總統的12件囧事] 新貧窮

視新聞議題中心  2011.06.01

文 / 鐘聖雄

好,前面談完了我們又痛又窮(其實不用講也知道),現在要來談什麼是「新貧窮」,以及我們為何從舊貧走向新貧(總算)。過去我們所認為的貧窮人口,指涉的其實是少數沒有就業能力的老弱殘疾人口,如果社會有充分的救助體制,這樣的貧窮人口可望逐步減少,也不至於陷入長期性的失業狀態。

問題在於,台灣目前的貧窮狀態,其實不單是找不到工作的人喊窮,就連已經在工作的人也跟著喊窮,他們絕非無病呻吟,因為當前的就業環境已和過去有巨大的落差。當代就職者要面臨的,多半是長工時、低薪資、派遣化的「工作貧窮」,也就是新貧窮狀態。

長工時、低工資、非典就業 聯手描繪台灣新貧景象

團結工聯毛振飛回憶,60~8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四處都是工作機會,大家之所以認為「台灣錢淹腳目」,就是因為當時的就業環境,真的是「肯做牛不怕無犁可拖」。問題在於,進入90年代之後,台灣的充分就業狀態消失,失業者及不穩定就業的人口大量出現,台灣的經濟成長神話於焉破滅。這點,光是從基本薪資凍漲一事也可窺見一二。

民國73年,台灣基本薪資僅6,150元,但隨後幾乎每年都調漲基本工資,到民國86年為止,基本薪資已上升至15,840元。然而,86年之後,基本薪資開始「凍漲」,長達10年的漫長歲月中,「什麼都漲,就是薪水不漲」的批評聲浪在台灣不絕於耳。毛振飛認為,薪水凍漲的原因之一,就是台灣企業主抱持「降低成本」概念引進大量外勞,這些外勞不僅成為取代性勞力,基本薪資與外勞薪水又無法脫勾處理,才會讓基本薪資遲遲無法升高。

民國96年,終於,基本薪資由15,840提高為17,280,99年又再度微幅調高為17,880,但這樣的調漲幅度,卻已無法帶動企業主全面加薪。民國97年,基本薪資調漲的次年,台灣平均薪資出現負成長,僅有-1.56%,98年甚至歷史低點的-5.06%,形成基本薪資微幅調漲,平均薪資卻大幅下滑的窘境。換言之,受薪階級窮得更平均了。

既然薪水不漲,那我們的工作量有減少嗎?愛說笑。事實上,台灣的平均工時和我們最愛拿來比較的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地相比,也是高人一等。民國98年,台灣勞工每月平均工時高達191.1小時,遠超過96年的的183.9小時。假如以每月22工作天計算,現在台灣勞工每天的工作時數已達8.6小時,超過法定的8小時工時(不含加班),而且這還只是「平均」。

全民加班化,薪資負成長,這是我們勞動結構轉變的全貌嗎?恐怕還不止;勞動市場彈性化的興起,講白點,就是派遣工的增加,幾乎是這10年來,台灣勞動市場最大的傷害。

民國90年時,台灣的部分工時工作者僅有102,000人,今年(民100)卻激增為384,000人,成長將近4倍。(值得一提的是,民90年時,部分工時的平均薪資還有24,038元,民93年後,就再也沒有超過2萬元大關了)此外,民91年時,台灣派遣工作者人數也僅有765,74人,今年也成長到353,097人,成長幅度達4.6倍。(資料來源:主計處人力運用調查)

注意到了嗎?台灣的失業率不斷創新高,但派遣與部分工時者卻也逐年增加,這就代表台灣不僅找不到工作很痛苦,就連已經找到工作的人也覺得很痛苦,這才是新貧窮真正的問題。

文化大學勞工關係系副教授李建鴻解釋,「所謂的舊貧窮源自於『不就業』或無法就業,新貧窮則是不穩定就業,以及薪資停止成長帶來的『工作貧窮』」。換言之,當代台灣社會面臨的新貧窮現象,已經不只是「失業風險」,也包括了「就業風險」。

找不到工作會很窮。找到派遣工作,則是一邊窮一邊覺得被嚴重剝削,很沒安全感。有正職工作的人,發現薪資不成長已是萬幸,更慘的是薪資負成長還得擔心過勞死,邊窮忙邊怕窮死…在台灣,多數勞工面臨的問題,其實已不單是貧窮化,也是血汗化問題。

產業出走 造就台灣就業真空

提到血汗勞工,相信多數人第一時間聯想到的,會是那些在深圳、四川等地台商工廠工作的大陸勞工們。其實,這些台商在大陸不斷開設血汗工廠,也和台灣的貧窮化問題息息相關。

「台灣資本家在中國雇用大量勞工,台灣工廠就歇業,不是沒有經濟學者在講,但台灣比較少人注意。投資中國已經產生一種跨國勞動替代,2000年就是一個分水嶺;1999年投資中國是只佔我們0.5%的GDP,到2007年時,已經是2.6%了。」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指出,台灣當前的新貧窮現象,其實與台灣產業大量出走到中國大陸有密切的關連,因為關鍵生產要素中的「資金」、「技術」都很容易移動,但「勞工」、「土地」都不行,產業出走才會造成台灣失業率攀升,連帶造成工作貧窮。「從2000年到現在,輸者圈在擴大,這在全球都是一樣,但台灣特別嚴重。」林向愷分析,台灣把資金技術移到中國,且為了複製過去的低成本代工生產模式,造成中國勞工勞動條件不佳,形成造成壓榨,台灣則是因產業出走,所以留下來的勞工工作時間增加,薪資不成長。

林向愷認為,台灣面臨全球化競爭,企業主又有出走選項,造成台灣對外投資有7、8成集中在國外,投資中國越多,就會取代投資台灣。

主計處資料顯示,2000年1月時,台灣製造業的海外生產比重僅有12.28%,2002年10月超過20%,2004年4月超過30%,2010年3月則已超過50%,總計10年來,台灣製造業的海外生產比重已增加3倍。

李建鴻指出,傳統製造業與電子科技業生產線大量外移,對台灣國內就業機會與勞動市場造成重大衝擊,首當其衝的就是工廠作業員與中低階管理人,造成結構性失業的長期失業者大增。「即使部分長期失業者能再就業,多數也是淪為低薪工作者,或是非典型勞工,這是構成當前台灣『工作貧窮』的主因之一」,李建鴻說。

然而,產業出走其實並非壞事。林向愷表示,其實先進國家也有不少產業出走,這是全球化趨勢,但先進國家通常是藉由出走取得技術,促成產業升級,產業一旦升級,就能在母國創造新就業。「以日韓來說,他們也在出走,但一來比重不如台灣,二來他們的目標是要升級,會創造新的就業。但我們台灣不是,我們的企業主和政府都缺乏想像力,對經濟疲軟拿不出對策,只想到要複製80年代的成功模式,這對台灣勞動結構當然很傷」,林向愷批評。

有論者認為,台灣經濟仍保持成長態勢,人均GDP亦保持上揚,貧窮問題應可望改善。然而,產業外移會讓企業主、高階主管人持續保持獲益、薪資成長,卻對台灣就業問題幫助有限。因此,經濟成長就能破除貧窮障礙,恐怕也是一場謊言,因為背後的真相是,已出走的台資持續貢獻GDP,經濟成長僅侷限小部分人口,但絕大多數勞工不要說分到羹,連聞香味都嫌太奢侈,終究還是得自己面對貧窮問題。

彈性剝削嚴重 政府不能置身事外

事實上,產業出走不僅會直接減少製造業就業機會,連帶減少消費,影響服務業就業,也會加遽非典型就業情況。

「全球化與彈性工作有關。」李建鴻認為,產品貿易自由流通、金融商品多樣化、勞動人力的全球跨國移動,都會使競爭更激烈,也讓企業被迫使用更多彈性人力。他表示,全球化競爭中有一個思維,是要降低勞動成本,會變成企業要把勞動力使用彈性化,比方說不要用那麼多正職人力,因為成本太高,有訂單時再多雇用組織外臨時人力。

「彈性化是一個必須要正視的問題,因為會造成彈性剝削,現在報導慢慢多了,但官員不願意正視。」李建鴻表示,單看主計處調查,台灣非典型就業人數在2010年就有72萬多人,然而政府只看3種非典,「派遣」、「臨時」與「兼職」,但非典還有很多類型沒被算進來,例如定期契約工、承攬,還有ON CALL(隨傳隨到)工作,如果都算進來,台灣的非典就業人口還更多,也有很多問題要談。

「其實派遣最有彈性,最符合自由經濟。但勞動市場怎麼運作,受政府影響很大,假如政府根本不通過勞動派遣法,就不會有現在的情況,所以政府與市場不是兩分的。」林向愷認為,雖然非典型就業增加,一部份可看作全球化與自由經濟的必然結果,但政府其實無法置身事外,任由彈性剝削造成台灣新貧窮現象擴大。

技職體系消失 中小製造業萎縮 青年失業嚴重

除卻上述種種因素外,新貧窮現象其實也和台灣中小製造業萎縮、技職體系消失、青年失業嚴重有關。

「技職體系的消失對台灣影響很大。有幾次我去參訪傳產,如紡織,他們不太雇外勞,但都請不到技職體系的人,因為現在都變科技大學,學生畢業不進製造業,整個價值體系都被改變了,我們把製造業丟得太快了。」林向愷認為,台灣教育體系訓練了一大堆同質商品,造成青年就業競爭激烈,卻只侷限在少數產業,雖然GDP貢獻不高,但創造大量就業機會的中小製造業卻被忽略,也是當今失業、貧窮問題的成因。

「德國、日本都比台灣先進啊,但技職體系還存在,很多人也以技職專長為榮。台灣把製造業丟了,包括農業也是」,林向愷感嘆地說。

貧窮問題,就是勞動問題!

綜觀而論,其實貧窮問題的核心,就是勞動問題。根據主計處資料顯示,其實台灣除了在民國93、94年時受亞洲金融風暴,與民97年的全球金融海嘯影響,造成短暫通膨外,其實通膨情況並不嚴重。換句話說,除了北台灣的房價問題嚴重失控外,小老百姓的日常支出並不是真的增加太多。關鍵的問題,還是在於台灣受薪階級薪資負成長、勞動條件惡化、貧富差距增加,才會造成這一波新貧窮現象的誕生。

再笨的人也知道,只要台灣經濟有成長,新貧窮問題就能獲得改善。然而,台灣即便經歷政黨輪替,經濟部門官員的思維卻似乎永遠沒有輪替過,總是想著製造業出走到中國,再複製一次80年代的成功經驗,就能讓台灣經濟起死回生;實質上,經濟部、勞委會的一切作為,只讓企業主的口袋變得更肥,民間的仇富現象卻越來越強烈。

馬英九執政3週年,其實一直批評633政見跳票並不是太有創意的作法。只是,馬英九總統企圖用「經濟有成長、GDP有增加、失業率有降低」,就想要掩飾台灣越演越烈的新貧窮問題,如果不是把人民看得太笨,就是他自己是最笨的那個人。

當然,我們還是希望以上兩者皆非。他還是很NICE,只是誤會多了點。

願所有窮光蛋都能走出困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