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0/03/01 / kslintw

亞洲金融家 三月號

高度依賴中國=與獅共處

    前些日子,美國《外交事務》期刊刊出一篇由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Bruce Gilley所撰寫文章,作者認為馬英九上台後,政治上採取兩岸政策優於外交政策的作法,處處為中國說好話並壓制國內反對中國言論,經濟上將中國視為台灣經濟唯一希望所在,加速與中國的經濟整合,放寬廠商投資中國上限,以及開放中資來台,與芬蘭在二次戰後採取「討好蘇聯,以維持芬蘭不被蘇聯併吞」的政策類似。朝野對此文反應不一。民進黨認為芬蘭與台灣情境並不相同,蘇聯還願承認芬蘭的主權獨立,但中國向來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打壓台灣在國際社會生存與發展空間,否定台灣主權獨立的地位,台灣連「芬蘭化」都不可能。至於中國國民黨則認為馬政府執政後,兩岸局勢和緩,美國行政部門給予高度肯定,所以文中所持看法並非主流觀點。

    同時,亦有經濟學者撰文探討「芬蘭經驗」對台灣經濟的啟示,歸納起來,芬蘭經貿過度依賴蘇聯是芬蘭九零年代「失落十年」的主因,其後芬蘭建構穩定的總體經濟環境(如:採取浮動匯率,控制物價膨脹,重整銀行體系,加入歐盟,開放國內市場以及公營事業民營化),發展高附加價值產業,進行教育改革,以及建立完善的社會福利體系,則是芬蘭脫離「失落十年」的主要策略。

    本文將從政治經濟的角度探討何謂「芬蘭經驗」以及對台灣的啓示。一次大戰後,俄國結束長達百餘年對芬蘭的統治。統治期間,芬蘭對俄國貿易依存度(與俄國貿易金額占芬蘭對外貿易總金額的比重) 高達40%。芬蘭獨立後,兩國間幾無任何經貿往來。1939年蘇聯入侵芬蘭,芬蘭奮起抵抗,由於無法得到當時英美法等國的奧援,芬蘭被迫與希特勒同盟共同抗蘇。戰後,蘇聯要求芬蘭的戰敗賠款分8年以199類商品折抵,其中芬蘭傳統出口產品(如:木材及其製品)只占賠償總金額三成不到,其餘七成多是蘇聯所需的船舶、機械、電路板及纜線等工業製品,而這些都不是當時芬蘭具有競爭力的產業。芬蘭因對蘇聯賠償而被迫快速工業化並進行經濟轉型,到了1952年還清賠款時,芬蘭已徹底蛻變為一個以生產船舶、金屬、化工、橡膠、皮革與紡織製品為主的工業國家。由於雙方經貿關係緊密相連,其後兩國簽訂一系列的貿易協定,芬蘭以工業產品交換蘇聯所生產的能源。

    為換取蘇聯讓步以維持芬蘭獨立,芬蘭於1948年與蘇聯簽訂《友好互助條約》。表面上,芬蘭採取中立的外交政策,但為「不得罪蘇聯」芬蘭政府開始抑制國內反蘇言論。1946-1956年期間,擔任芬蘭總統的Paasikivi雖確立「不得罪蘇聯」的親蘇政策,但他亦了解到「經貿自主」對維持芬蘭主權獨立的重要性,所以,當1953年芬蘭對蘇聯貿易量超過其貿易總量20%時,就明確表示「貿易過度依賴蘇聯對芬蘭不是件好事,並主張芬蘭對蘇聯貿易依存度不應再增加」(It has been a bad thing we are currently so dependent on trade with Soviet Union. We have to take care that our dependence on the Soviet Union regarding trade does not increase but decrease. ) 這個主張後來更成為政府與民間部門的共識,使得此後一直到八零年代末期,芬蘭對蘇聯貿易依存度均維持在10%至20%之間。

     縱使如此,芬蘭此種依賴特定大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在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導致芬蘭陷入經濟大蕭條。1991-1993三年期間國內生產毛額 (GDP) 均呈現負成長, GDP下降13%,國內投資減少55%,失業率由4%上升到18%,股市由1990點下跌到900點,整個關鍵就在芬蘭經濟過度依賴蘇聯。不同於台灣,芬蘭政府從不鼓勵廠商赴蘇聯投資,所以,芬蘭出口產品到蘇聯除帶動經濟成長外,更為芬蘭勞工創造不少工作機會。蘇聯解體前,芬蘭所呈現的是「出口與薪資所得同步成長」的現象。

     由於台灣對中國經貿依存度遠高於芬蘭,加上中國仍是一個威權體制國家,經濟發展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一旦中國經濟出現任何變化,對台灣的衝擊可能不只是連續三年經濟出現負成長或高達18%的失業率。然而,馬英九卻一再美化中國經濟過去二十年的表現,忽略中國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

     目前台灣生存與發展最大危機在於馬英九的親中思維,馬英九以為不得罪中國就可以換取台灣的生存與發展機會,試想一個人若與獅子共處一籠,不去激怒獅子有其必要,但這並不保證這個人永久的安全,為了自身的安全。思索如何離開牢籠是這個人正當的權利。冀望中國有一天成為一隻友善的貓,當然是對台灣最好的結果,但此項期待仍無損我們行使應有權利的正當性,何況未來中國如何選擇卻不是我們所能掌握。依「芬蘭經驗」來看,維持台灣目前主權獨立地位的前提是盡快找出以台灣為主體的發展核心價值取代目前「以中國為核心」的發展策略並發展平衡的經貿與對外關係,以降低中國政經發展不確定性對台灣的衝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