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07/27 / kslintw

自由時報《星期專論》開放中資來台將掏空台灣的技術

開放中資來台將掏空台灣的技術 

林向愷

  馬政府還未了解過去八年台灣不是馬英九所說的鎖國,就急著開放十二吋晶圓廠。馬政府從未檢討為何過去八年台灣國內投資率屢居亞洲四小龍之末,當二○○九年第一季民間投資衰退四成,就推給國際經濟不景氣。現在,馬政府更大幅開放中資來台,期待中資能補國內投資的不足。

  過去八年台灣國內投資率屢居亞洲四小龍之末,係因不少採取「降低成本」策略的廠商選擇到中國以五倍、十倍或更大規模複製台灣成功經驗,加上政府欠缺有效管理導致廠商投資中國取代投資台灣。固然不少台商基於企業發展需要而選擇赴中國投資,仍有台灣廠商因採取策略不同而選擇不到中國投資或選擇將關鍵技術留在台灣以維持企業競爭力。也就是說,廠商是否投資中國的決策權仍在台商手中。中資來台投資就大不相同,一旦中資藉股權投資及其他方式取得台灣廠商實際經營權,不管這些廠商全球化佈局策略為何,中資會依其個別利益決定台灣廠商於何處投資以及投資多少。只要中資基於其企業利益,選擇將台灣企業所擁有的先進技術搬回中國,結合當地廉價勞力與廣大市場,創造更大的價值,結果台灣國內投資未必會因中資來台而增加,反倒是台灣廠商因中資來台而喪失投資決策權。

中資進台廠 將取得經營權

  台灣一旦技術被掏空而喪失技術優勢,就失去經濟持續成長的動能,最後只有靠中國才能生存,因為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不能只靠勞動人口成長或資本持續累積,這些終究會碰到經濟學所說的「規模報酬遞減」的瓶頸,必須依靠技術不斷創新進步作為成長的動力。馬政府開放中資,讓中資掏空台灣產業的關鍵技術,馬英九就無須將台灣「賣」給中國而是「送」給中國。

  中國藉股權投資掏空他國技術的案例不少,值得我們注意。舉例說,中國上海汽車集團與美國通用汽車及德國福斯集團技術合作生產汽車,產量排名中國第一。為取得關鍵技術以及海外市場行銷管道,二○○四年上海汽車集團以五.一億美元取得南韓雙龍汽車四十八.九%的股權。上海汽車集團投資雙龍汽車時,承諾不會裁減工作機會,會協助雙龍汽車進入中國市場及增加在南韓的投資金額以擴充產能。當時,南韓朝野甚至勞工團體皆因對中資的承諾有很高的期待而贊成。不到五年,雙龍汽車受到國際金融風暴的衝擊,汽車銷售每況愈下,加上為了取得營運資金而與上海汽車集團發生嚴重摩擦最後只好宣告破產。韓方認為雙龍汽車營運陷入困境之時,中方關心的不是需要挹注多少資金,而是如何將雙龍汽車所發展的關鍵技術搬回中國;而中方則認為投資失敗係因南韓的反中情結。

技術被掏空 只能依靠中國

  另一個藉股權投資掏空技術的例子是二○○三年中國BOE Technology Group以三.八億美元併購南韓以生產筆記型電腦及手機的顯示螢幕為主的Hydis公司。BOE取得Hydis公司經營權後,就利用Hydis公司的製造技術在北京設立新的工廠生產類似產品。當Hydis財務出現危機時,BOE拒絕挹注資金讓Hydis脫離困境,最後Hydis只有在二○○六年宣告破產。Hydis因BOE早已將關鍵技術搬回中國,破產時只剩下空殼子。事後,Hydis工會就強烈批判,BOE投資的目的只是取得Hydis的技術。這兩個例子亦驗證了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所擔心:中資來台後,政府若無法有效管理中國藉股權投資取得台灣產業的關鍵技術將導致技術嚴重外流。

  近年來,中國國營企業大肆併購海外能源、礦業、汽車與電子產業的股權,目的就是要確保能源及天然資源供應無缺及取得經濟升級所需的技術、品牌與行銷管道。這些海外併購所需資金最終的供給者就是中國政府利用外匯存底所成立的「主權基金」。面對中國大規模海外投資,不少國家開始擔心中國控制全球能源與天然資源後對國際經濟體系運作所產生的支配力量。二○○五年六月,中國海洋石油集團所屬的「中國海洋石油公司」宣布將以一八五億美元現金併購美國Unocal石油公司,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進行安全調查時,就曾質疑此項併購案會危害到美國在東亞盟國的能源安全;其後,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時亦出現強烈反對聲浪才成功阻止此項交易。

  現任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Larry Summers教授在二○○四年世界經濟論壇(WEF)演講時,就曾警告未來「主權基金」有轉變為外交攻擊武器的可能。舉例說,甲國「主權基金」投資乙國最大的銀行。假設這家銀行出現經營危機後,乙國國家領導人若出面與甲國協商如何化解其國內可能產生的金融危機,此時甲國就可透過「主權基金」運作影響到乙國的國內事務。二○○九年六月澳洲礦業巨擘力拓集團(Rio Tinto)拒絕中國國營企業中鋁公司以一九五億美元收購力拓集團九%的股權並取得兩席董事的投資計畫後,本月初力拓集團派駐上海的四名員工就遭到中國政府的拘留。根據澳洲外長的說法,中國拘留力拓集團員工係因這些員工涉及間諜行為,偷竊中國國家機密。Larry Summers教授所擔心的不是沒有道理。

  中國「主權基金」藉中資來台而自由進出台灣,中國當然會說「主權基金」進入台灣沒有政治考量且對台灣經濟體系運作亦無干擾意圖,馬英九也可以「中資可為台灣創造工作機會」為理由認為不應將中資來台視為中國對台統戰的一環,但中國畢竟是一個極權國家,有誰能相信它的承諾。目前歐盟、美國及IMF已著手建立「主權基金」的投資行為規範。不可否認,目前中國仍是對台灣最不友善的國家,我們必須有一套完善的事後追蹤管理機制以避免中國「主權基金」藉中資來台干擾台灣國內經濟體系正常運作。

若陷「一中」 我將失自主性

  馬英九上台後積極推動親中的經濟政策,將中國形塑為台灣唯一的希望。為了消除台灣人民對親中經濟政策的疑慮,馬英九更積極散播「政經分離」的謬論,強調台灣與中國經貿往來,可以不碰觸政治議題,因此台灣不必擔心全面開放後會失去國家主權與經貿自主性。但馬英九似乎忘了中國對台政策係以「政經不分離」為最高指導原則,猶記上個月中國國台辦主任王毅訪美時,就曾明白表示:兩岸不能只談經濟問題而不談政治問題,中國只是依緩急輕重來處理政治問題。目前中國首要工作是將台灣推入由中國支配的「一中市場」框架之中,讓台灣喪失經貿自主性,形成「實質統一」的既定事實,到時中國便會開始大談如何結束國共內戰以完成「法理統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