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05/27 / kslintw

中時專欄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林向愷

  七月中旬,聯合投信大幅調降旗下基金淨值後,引發債市大規模贖回,一周內贖回金額高達2000億元。不少人認為,一擋基金出問題就波及到其他基金導致大規模贖回是一種非理性行為,經濟理論卻告訴我們:這次事件其實是資訊不完全情形下,投資人理性的反應。 

  設想市場上只有部分投資人對基金未來收益掌握充分資訊,其他投資人則缺乏充分資訊。擁有充分資訊的人一旦預期到基金收益不如理想或風險有升高之虞時,就會贖回所持有基金以維護投資利益。而缺乏充分資訊的投資人又如何決定是否繼續投資?倘若這些人了解到所有提前贖回者都擁有充分資訊,自然就以提前贖回的人數或金額來判定基金的體質。只要提前贖回超過限度,她們也會加入贖回行列。結果,體質不健全的基金必然因投資人大量贖回而被迫退出市場,此不應視為擠兌現象。

  上述情境並不存在於真實世界。實際上,提前贖回的人除了上述擁有充分資訊的投資人外,還包括需要現金必須提前贖回的投資人。需要現金而提前贖回不必然表示他們看壞基金。由於提前贖回的人有兩種類型,缺乏充分資訊的投資人無法分辨提前贖回投資人的類型,只得以提前贖回的人數或金額來推斷基金的體質時,就可能發生以下擠兌現象。縱使一個基金體質良好,但只要需要現金必須提前贖回的人數多到讓提前贖回的總人數及金額超過臨界點,缺乏充分資訊投資人因而認定眼前贖回動作係基金體質不佳所致,這個基金也會因此種大量提前贖回而倒閉。

  擠兌現象也會透過金融機構間傳染造成金融危機。記得1995年台灣基層金融機構曾發生一連串擠兌事件,不少存款人對金融機構體質不甚了解,當她們從電視畫面上看到發生擠兌的金融機構必然是拉下鐵門,外頭又有不少民眾排隊等待提款,遂將「鐵門拉下,排隊提款」與金融機構經營出狀況劃上等號。當時南台灣某體質尚佳的農會信用部某日開始營業時,發現捲門故障無法拉上,巧的是那天存款的人又比以往多,不少農民怕晚了領不到錢亦加入「提款」行列。一天下來,該信用部被提領近兩億元。

  政府應如何避免擠兌事件的發生以減少對金融體系的衝擊?金管會要求未來所有債券基金都要經信用評等機構的評等,這只是第一步。政府還須嚴格執行資訊揭露機制,不能流於形式管理,要主動查核所揭露資訊是否正確,對不正確的揭露予以重罰。金融自由化並非放任自由,除了要求業者充分揭露訊息外,必須推動法令制度改革,重新規範市場交易行為,如此才能降低擠兌發生的可能性。縱使如此,只要市場上還有投資人缺乏充分資訊,金融體系仍無法免於擠兌發生;未來若再發生擠兌事件,政府似應允許體質良好的金融機構啟動「限制贖回」機制,一旦投資人了解到採取「限制贖回」措施的金融機構體質良好,她們就不易產生去晚了就領不到錢的恐慌心理。 

04年08月09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