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05/27 / kslintw

中時專欄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林向愷

  前些時, 不少學者與官員反對將金管會政策制定權移回財政部, 認為金管會的運作係因「人」而非「制度」出問題, 並以央行運作並未出現重大問題來支持其論點. 在前一次的「財經漫談」我曾指出: 由於金管會組織法賦予金管會的政策目標過於廣泛且不明確, 其獨立性恐將成為問題根源. 此次, 「行政院組織法修正草案」通過後, 央行亦將成為獨立機關. 由於立法院已完成一讀的「央行法修正案」亦有類似問題. 一旦立法院完成三讀, 未來央行運作將很難保證不會出現類似困境, 值得吾人注意。

  一個愈不獨立的央行愈在意其和政府行政部門的互動關係,也愈願意配合行政部門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以促進經濟成長及降低失業率。 然而, 跨國實證研究顯示: 此類貨幣政策對上述目標的達成並無實質的長期助益, 只有讓整個社會承受較高的物價膨脹, 導致資源配置的扭曲。 為追求穩定的總體經濟環境, 歐美先進國家多透過央行法確立央行的獨立性。

  目前, 已完成一讀的「中央銀行法修正案」為確立組織運作的獨立性, 除了給予理事任期保障外, 財政部長將不再是當然理事; 並賦予央行貨幣、信用及外匯政策的最終核定權; 同時, 央行經營目標也擴大為促進金融穩定、 健全銀行業務, 維護對內及對外幣值之穩定, 確保支付系統之健全運作, 以及在前述目標範圍內, 協助經濟發展. 由此可看出, 新修正的央行法在確立央行組織運作以及政策制定獨立性的同時, 也給予央行更廣泛的經營目標, 更多的政策權衡空間.

  歐美先進國家除美、德與瑞士外, 多基於維持國家總體經濟政策制定完整性將貨幣政策制定最終權限歸屬中央政府。 雖然, 美、德兩國央行都擁有完整的組織運作以及政策制定的獨立性, 但由於兩國央行法所賦予央行的經營目標不同, 導致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在對抗物價膨脹的表現不如德國, 也就是說, 央行縱使有獨立的組織運作與政策制定權限, 只要其政策目標過於廣泛且不夠明確, 央行獨立性不必然是良好總體經濟表現的保證.

  上述歐美先進國家中只有荷蘭, 瑞士及德國三國賦予央行明確的政策目標, 由這三個國家的長期物價膨脹率亦較其他國家為低的事實看來, 嚴格規範央行經營目標的確是追求穩定總體經濟環境最有效的方式. 舉例說, 德國明確規定央行必須運用貨幣政策中一切有效工具適度管理現金流通以及信用供給, 以追求現金流通的安全性並保障國內的收支; 而瑞士則將央行經營目標限定在管理國家的貨幣流通與促進支付交易的順利進行。 至於荷蘭就更明確規定央行僅負有穩定物價的任務, 不需負責執行其他總體經濟政策。

  目前我國央行組織運作與政策制定雖尚未具有完全獨立性, 過去多賴歷任總裁的「謹言慎行」讓央行長期運作不致出現太多問題. 然而, 央行的運作不能全繫於總裁個人意志與決心, 必須依賴良好的制度設計. 寄望立法院在審查「央行法修正案」過程中, 在賦予央行組織運作與政策制定獨立性的同時, 應嚴格限制央行經營目標的範圍, 不然至少應將貨幣政策以外的政策最終核定權限移出央行。

04年10月10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