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05/27 / kslintw

中時專欄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林向愷

  政府將對認股權課稅, 引發部份高科技業者反彈。 長期以來, 政府過分迷信以租稅優惠獎勵投資, 又屈從少數利益團體壓力, 讓個人或廠商因從事職業, 身分或經營產業不同而有不同租稅待遇, 不僅犧牲稅制公平性也讓台灣稅制逐漸崩壞。 日前行政院提出的軍購特別預算, 幾乎仰賴舉借支應, 顯現我國已面臨稅源不足的窘境.

  廠商是否投資當然要看稅後的投資報酬率,稅率過高會影響到廠商投資意願。 全球化趨勢下, 資金及人才跨國移動愈來愈無障礙, 稅率似乎成為廠商選擇投資區位重要的考量。為獎勵投資,不少後進國家甚至部份先進國家競相以租稅減免來吸引廠商投資。 此種「租稅競爭」策略往往忽略優質投資與經營環境營造的重要性。

  降低稅率, 稅收是否跟著減少? 主張降稅者認為, 降稅後廠商投資增加, 經濟成長速度加快, 稅基擴大所增加的稅收足以彌補稅率下降所減少的稅收, 稅收不會減少。 然而, 這種說法只適用於稅率較高的情況, 目前我國國民租稅負擔率 (稅收/GDP) 已降到12% 的新低, 不僅遠低於歐美日先進國家, 亦低於不少新興工業國家. 此時, 減稅將嚴重侵蝕稅基, 造成稅收減少。 由於各國政府功能不同,稅率調降的空間亦不相同。 租稅競爭有其限度, 我們必須思考「租稅競爭」以外的策略。

  全球化趨勢下,仍有不少產品和勞務不易進口,  這些商品與勞務統稱為非貿易財。 國內生產的非貿易財價格過高或品質太差將間接導致出口商品喪失國際競爭力. 其中, 重要的非貿易財如:國家法令制度、政府服務、社會治安、生態環境以及硬體基礎設施都是政府必須提供的。 這些由政府所提供的非貿易財數量與品質是決定國家競爭力主要因素, 而國家競爭力則是投資與經營環境優劣的指標。 強調租稅競爭一旦影響到政府稅收, 將不利於國家競爭力的提昇。 所以, 政府應以「提昇國家競爭力」, 強化在地優勢, 而非以「租稅競爭」做為未來經濟發展的策略。

  2004 年 IMD「國家競爭力」名列前矛的國家中, 以台灣國民租稅負擔率最低, 顯示稅率並非決定國家競爭力唯一因素. 依歐美先進國家發展的經驗,廠商所以願意留在其國內生產與研發,就是著眼於這些國家擁有優質的勞工與完善的軟硬體基礎設施, 生活品質愈好, 就愈能留住廠商與人才。 由於非貿易財較不易感受到國際競爭壓力,發展往往較為落後。 此時,政府必須籌措足夠財源以提升上述非貿易財供給的數量與品質, 避免成為台灣未來發展的瓶頸。

  我國稅入成長遠落後於政府支出的成長, 加上過多的法定支出導致公共投資比重逐年下降, 民調亦顯示社會不滿現行稅制的不公平, 財政改革迫在眉睫. 缺乏完整藍圖是財政改革難以成功的原因, 財政部長與其委屈, 不如加強溝通凝聚執政團隊的改革共識. 更重要的是不畏艱難, 以改革願景積極與社會對話, 將財政改革化為全民運動, 如此才有成功希望。

04年06月07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