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05/27 / kslintw

中時專欄 全球化趨勢下,未來一個中國不必然存在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林向愷

  總統就職前夕,中國發佈七點對台政策,要求台灣以「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為前提開展兩岸關係。長期以來,國內朝野乃至於美中台對所謂「一個中國」原則理解互異,此時要台灣接受這個和1949年以來海峽兩岸政治現狀不符的前提不可能為台灣主流民意所接受。其實,全球化大趨勢下,未來一個中國是否仍然存在大有疑問。

        一個國家常因種族、宗教、歷史等因素而發展成異質性很大的區域,區域間摩擦在所難免。由於勞動、資本的生產力決定於市場規模,當國際貿易障礙仍大時,國家疆界就決定該國商品的市場規模,不同區域著眼於市場規模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會選擇忍受區域間異質性所帶來的摩擦而不會脫離原有國家而獨立。只要貿易尚未自由化,政治分離的成本大於區域摩擦的成本。

  全球化最大特徵就是貿易自由化以及資金技術跨國移動障礙減少。一旦商品跨國移動障礙降低,國家疆域所創造市場規模的經濟效益大為降低,區域間種族、文化、宗教、生活水準的差異成為一個區域是否選擇分離重要的考量,結果就產生「經濟愈統合,政治愈分離」的現象。哈佛大學Alesina教授以1870–1995年跨國資料發現:貿易自由化程度愈高,獨立國家數目愈多。這個現象和一般人常以歐盟為例的「經濟整合後,政治整合跟著來」概念不一致。事實上,歐盟完成經濟整合後,政治分離成本的降低讓不少區域開始重視區域異質性的問題。經濟學者Dreze就認為未來歐盟成員將不必然以國家為主體,區域亦可成為會員而形成所謂「Regions of Europe」。

        過去十年中國經濟發展固然快速,由於中國幅員過於遼闊,區域發展嚴重失衡,區域間人口移動將成為發展較快的區域所必須解決的問題。為平衡區域發展,中央必須強化財政資源的掌控調度,此舉亦會引發發展程度較高區域的抵制。招商吸引外資以發展經濟是許多地方政府所追求的目標,區域競爭不僅導致建設重疊以及資源配置浪費,更引起區域間摩擦。全球化趨勢下,一旦中國國內不同區域所生產的商品開始以全球市場為銷售對象;此時強調「大一統」民族主義的經濟代價將越來越高。過去中國歷史上藩鎮割據,數國並存的現象時而發生,未來中國是否會因其中央政府權力式微,政治分離現象抬頭,甚至應驗大前研一所預測的民族國家終結值得我們重視。

        既然全球化大趨勢下,未來一個中國存在的不確定變大,而目前「一個中國」的原則又不可能為台灣主流民意所接受。「以拖待變」應是最符合台灣利益的戰略原則,所以,與其為推展兩岸關係而接受「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前提,倒不如以「以拖待變」做為與中國政府協商談判的指導原則,我們可以要求兩岸先談何謂「一個中國」原則,以時間換取空間。同時,新政府更應加速政經改革以強化經濟及深化民主來累積「以拖待變」的本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