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05/25 / kslintw

2006年 12月《凱達格蘭校友會訊11期》 校長的話

林向愷 凱達格蘭學校代理校長 

國家治理

從美學角度出發

 

  近幾年來,經常搭機往返北高,每當飛機降落松山機場前,窗外的台北天空線雖有不少像台北101、遠企、新光站前大樓等指標性建物,但有更多色彩與造型不調和,欠缺台灣元素的建築物參雜其間,建物之上充斥鐵皮屋頂的違建。行進於街道或巷道上,兩旁的住宅或商店造型不是充滿中國元素不然就是不成熟的西洋造形,和週邊景觀完全不融和。店家的裝潢不僅缺乏質感與品味,亦看不出要營造的商業形象。夜市、量販店充斥著中國製造的低價質劣產品,姑且不論這些產品設計規範與生產品管是否符合環保與安全標準,但不少台灣人卻以便宜可用就好,管它功能與造形設計,台灣國民平均所得已達一萬五千美元,難道我們的生活質感只停留在五千美元,無法創造出具有台灣元素的優雅品味嗎?台灣國家整體形象不僅遠遠落後於歐美日先進國家,就是以國民平均所得低於台灣的國家相比較亦有所不如。

 

  全球化大趨勢下,當歐美日先進國家甚至南韓紛紛到其他先進國家從事購併為企業取得其長遠發展所需的品牌、生產技術、行銷管道。反觀台灣企業,將接近八成對外投資的資金投入中國,利用中國低廉的勞工與土地以壓低生產成本繼續複製過去在台灣成功的經驗。由於這種複製過去成功經驗的模式,不需要太多的轉型與升級,風險較小,然而廠商相互學習模仿的結果,不同廠商所生產商品的差異化程度不高,最後只有淪為惡性價格競爭。只要台灣生產的產品缺乏成本優勢很容易就被在中國的台商所生產的商品所替代。舉例說,1990年台灣和南韓兩國輸美的商品與當時中國輸美商品差異化程度不相上下,但到了2003年,台灣與中國輸美商品差異化程度已不到南韓與中國輸美商品的一半,導致台灣生產商品在美國的市占率逐年下降。企業為了賺取足夠的利潤,只有以五倍、十倍甚至更大規模進行過去成功經驗的複製。這種「降低成本」策略短期也許對個別廠商有利,但對台灣失業率,薪資所得成長速度與家庭所得差距都造成很大衝擊。

 

  這些現象看起來似乎沒有關連,由其中卻可看出來台灣個人或廠商共同點:擅於模仿不重精緻的質感。由於個人或廠商未將每一份工作、每一項商品或生活視為藝術精品來創造,又忽略台灣元素的價值使得創意設計與強調完美精緻的工藝精神一直無法取代模仿。全球化大趨勢下,追求「降低成本」的代工策略最多只能凸顯台灣廠商的重要性而非台灣的重要性。當廠商到後進國家複製過去在台灣成功的經驗後,大多數的台灣人民成了全球化輸者圈成員,顯然這不是對台灣整體利益最有利的策略。對台灣整體利益最有利的策略是要讓台灣成為具有獨特時尚風格創造者,被模仿但無法被取代。全球大趨勢下,台灣必須以台灣元素為核心創造出難被取代的價值,發揮在地特色才能立足全球,讓台灣所提供的價值理念、商品與服務成為時尚領導者。

 

  最近,有機會閱讀《原來,我們的生活很巴黎》,這本書是賓州大學Joan DeJean教授所著,書中除了闡述路易十四如何成功賦予法國文化獨特的定義,並敘述他如何為法國成就一項更大的功業-他為法國食物、時尚與室內設計定下的新標準,至今仍左右流行的定義。通常,國家形象的形塑不可能歸功於一個人。每個國家的基本特質,如荷蘭人的乾淨,德國人的精確都是人民所共有的社會心理結構下的產物,但法國的民族特性卻是藉精心策劃與刻意營造形象而來。

 

  法國於17世紀期間,面臨嚴重財政危機。法王路易十四了解到根本之道必須從振興法國經濟著手,任命柯爾伯擔任財政大臣提出「提升國家形象、創造法國就業」的藍海策略,提升國家形象要讓法國人民生活在時尚風格上獨樹一格,成為其他國家模仿的對象,建立法國人民的榮耀,再將獨特的國家形象融入產品設計與生產之中,其中最重要的政策為:凡是路易十四認為有助於提升國家形象,成為歐洲最富有、最講究、最強勢君主的主要物品,都必須在法國境內由法國勞工製造。第二,盡可能讓更多人願意追求路易十四的時尚風格,願意不惜代價購買為凡爾賽宮所選用的法國商品。

 

  1660年代初期,路易十四為了將法國改造成為一個現代化的國家,讓法國成為超級商業強國,由財政大臣柯爾伯擔任形塑法國新形象的重要推手,使得堅持品味與格調的路易十四能夠讓完美的時尚風格與商業利益緊密結合,法國就在藝術與商業利益相互結合下,率先創造當時唯一重視時尚與品味的經濟體系。後來繼任的財政大臣奈克亦認同:「對法國人而言,品味是商業最豐碩的成果。」從1660年到法王路易十四去世的1715年是法國歷史上最關鍵時刻。法國取得文化、風尚與奢華生活的專利權,而且這樣的地位從此屹立不搖,並造就法國和巴黎獨樹一格的風貌。

 

  路易十四清楚知道國家治理應從美學角度切入,他要為法國與巴黎打造令人印象深刻的整體形象。這個整體形象具體的說就是體視在法國人尤其是巴黎人生活之中精緻優雅的品味,有質感但富裕的生活。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注意創造生活時尚的每一個細節,從將天鵝引進到塞納河、全世界第一個設置公共街燈的城市,到人民的飲食與衣著。怪不得法國哲學家伏爾泰就指出「在法王路易十四治理下不僅有偉大事件發生,而且是因他而發生。」「每樣事務幾乎不是重新發明,就是無中生有的創新。」路易十四所達成的目標到今日仍然是刻劃法式風格本質與時尚精髓的同義詞。在路易十四鼓吹下出現的公共設施,價值觀與產品,為奢侈領域開始了嶄新的方向。優雅生活的新標準首度超越地理與社會障礙影響力無遠弗屆。

 

  自從路易十四即位後,法國首都巴黎整體形象提升就開始動了起來,展開法國國家發展史上最璀璨的一頁。路易十四於1662年宣布為提升人民生活的便利性,決定設置全新的公共照明形式,讓巴黎的「街道更繁榮……從事商業與貿易的人,也比較能自由的來去。」王令一下,巴黎隨即變成「光之城」,也因此變為第一個市民公共生活不因日落而停止,反而在天黑後戶外人照常進行活動的城市。轉眼間,在巴黎深夜出遊,便由近乎可怕而危險的經驗轉變為夜晚娛樂的延伸,甚至本身就是一種娛樂形式。到1700年時,巴黎與倫敦已不相上下,成為歐洲最大都市,更躍居為全世界第四大都市,奠定巴黎的國際地位。

 

  將《原來,我們的生活很巴黎》和讀者分享,不是強調奢華生活時尚的優越性,而是強調國家形象的型塑不僅是人民共有社會心理結構下的產物,而具有社會影響力的人物在整個型塑過程中,更居主導地位。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當然不能像法王路易十四的專制與獨裁,但社會影響力卻因民主制度的定期選舉而更大。凱校創校目標之一是為台灣各領域培養卓越的領導人才,我特別寄望凱校校友除了對國家重大政策要有基本認識,對國家政經改革要有強烈使命感,更要有正確的價值理念才能凸顯符合台灣未來生存與發展需要的領導人才的格局與品味,而具有台灣主體性的美學概念更是這些價值理念的核心。本期會訊推出「文化志向與台灣國民性格的型塑」專題就是期望校友能體認基本美學在國家治理的重要性進而發揮型塑國家形象的社會影響力,讓台灣成為有獨特時尚風格的國家,讓台灣人民生活優雅、有品味更具有在地元素,讓台灣成為其他國家爭相模仿的對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