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05/25 / kslintw

非凡新聞週刊 中國化不等於全球化 

中國化不等於全球化

 林向愷 

  行政院主計處日前公佈本年一月至五月受僱員工每月平均薪資為5萬197元較去年同期成長1.37%。扣除物價上漲後,一月至五月實質平均薪資(衡量上述平均薪資的實際購買力)反較去年同期下降2.2%。主計處並公佈今年上半年失業率為3.87%,較去年同期上升0.01%,其中以年青人及高學歷失業情況最為嚴重,顯示台灣實質薪資所得成長及失業並未隨馬政府上任馬上變好。

  失業及實質薪資所得停滯不前的問題係因台灣廠商「全球化」策略,注重「降低成本」的產業出走,輕忽「創造價值」的產業轉型。部份親中媒體與學者更將「中國化」視為「全球化」,認為不透過中國,台灣就無法全球化,既然中國已是世界工廠,若台灣錯過了利用中國資源的機會,將會喪失這一波全球經濟發展過程中的任何契機,政府當然不應禁止廠商投資中國。由於行政部門亦未做好相關追縱管理機制,導致台商投資中國金額占我國GDP比重由1999年的0.5%一路上升到2007年的2.61%。資金大量外移,國內投資率就很難提升,工作機會移往後進國家過多,新的工作機會又因國內投資不振而增加有限,薪資所得自然不易成長,結果家庭所得差距持續擴大。

  失業與「貧富差距」是底層人民兩大痛苦的來源。1990年時,台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的五分位差為5.18倍,到了 2000年已上升到5.55倍,2001年更高達6.39倍, 2006年始小幅下滑到6.01倍。由於可支配所得包括政府所提供的各項移轉性收入,顯示這幾年來民進黨政府逐步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以及解決失業問題的短期方案發揮所得重分配的作用,使得惡化程度較同期的南韓、新加坡、香港、中國等國為輕,但民眾對貧富差距的感受並不會因台灣較鄰近國家程度為輕而減輕。

  過去七年的經濟成長並未為大多數台灣家庭所享受,這段期間所得最低的百分之二十家庭其可支配所得平均年增率為-0.47%,而所得次低的百分之二十家庭平均年增率為-0.16%,顯示這些家庭可支配所得遠低於經濟成長率,而且這些家庭每一百元的可支配所得用於消費已超過九十五元以上,顯然這些家庭無法藉由儲蓄因應未來可能發生的不確定事件經濟不安全感極為強烈。若不及時解決這家庭經濟地位持續弱化的問題,依其他國家的經驗,除了激化階層對立,底層人民為了要翻身就會想巔覆現有體制,底層人民由於民主制度無法再捍衛她們最起碼的公平正義或參與機會的均等,開始對民主制度失去信心。

  過去七年台灣平均GDP成長率雖已超過4%,但台灣經濟問題並非經濟不成長,而是近年來無論製造業或服務業的實質薪資所得呈現停滯狀態,如何將GDP成長率轉化為多數家庭的可支配所得成長才是新政府財經政策的首要目標。雖然,薪資所得成長與經濟成長不同步係全球化下先進國家普遍的現象,但台灣與中國投資與經貿關係過於密切導致此種現象特別嚴重。新政府必須加強與先進國家投資與經貿關係才能有效導正此種不同步現象,否則未來台灣將面臨物價膨脹率高於經濟成長率,而經濟成長率又高於薪資所得成長率的困境。

非凡新聞週刊 08/7/2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