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05/22 / kslintw

商業週刊 1097期

 再發錢討好人民 財政五年出問題

消費券是毒藥或快樂丸?

商業周刊1097期

 

  馬政府發放每人三千六百元的消費券,希望帶動經濟成長,經濟學者林向愷、管中閔從反對及贊成兩方面,跳脫「有沒有用」的爭論,向政府提出更深層的建言。

  行政院十一月二十四日通過消費券發放條例草案,確保民眾明年一月春節前可領到每人三千六百元、總額約八百三十五億元的消費券。消費固然令人愉悅,但你可知道,發放消費券的後遺症有多大?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當政府舉債發紅包過年時,卻也「羊毛出在羊身上」。有人批評,消費券是包裹糖衣的毒藥,也有人覺得這是刺激消費的快樂丸,政府只開出「特效藥」,卻不提「副作用」。有人直言,這種討好人民的民粹政策若再持續下去,台灣的財政五年內一定出問題!

  在經濟學者專家眼中,消費券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政策?《商業周刊》特請中研院財經院士管中閔,以及台大經濟系所專任教授林向愷,對談剖析。以下是他們精彩對話的內容摘要:

 

論人人有獎救市案 能把推遲的消費催出來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請問兩位,贊不贊成發消費券?

 

管中閔答(以下簡稱管):我贊成。早在去年八月底、九月初(次貸風暴之後),經建會問有什麼刺激消費的做法,當時我就說消費券是一種可能的方式。以台灣GDP(國內生產毛額)的組成來講,過去幾年來,帶動GDP增長的主要是出口,民間投資基本上都是衰退,或者不夠。我擔心一旦經濟連鎖反應,發生向下螺旋效果,大家減少消費,零售業支撐不了,接著關店,影響就業,又再影響消費,我們必須做些什麼減緩衝擊。經濟前景不明,大家會傾向於「推遲消費」,尤其是大宗消費、耐久財。所以我希望用消費券,或某種抵用方式,等於給一個大折扣,把壓在那裡、推遲了的消費能夠「催」出來。

 

破壞財政紀律「印鈔票」
林向愷答(以下簡稱林):這個消費券,基本上我認為是政府在「印鈔票」,發年終獎金。我反對退稅,也反對消費券,因為現在財政沒有剩餘,就不要想討好人民,問題的根源是,為什麼大家不消費?你要知道,台灣過去七年,四○%的家庭可支配所得是負成長。所得最低二○%的家庭,他們的消費傾向是一百元已經用掉九十九元;然後所得次低四○%的家庭,一百元裡面,大概用掉九十五元,也只剩五元,所以現在發消費券,你不要寄望這四○%的家庭會去買耐久財,在他們身上絕對有「替代性消費」,把錢儲蓄起來,應付未來的不確定。

  馬政府最嚴重的問題,到現在還有「經濟成長的目標就是經濟成長率」的迷思。透過特別立法,來規避預算法和公債上限的問題,我認為他破壞「財政紀律」,這個紀律一破壞,給金融市場送出一個非常明顯的訊息,就是政府債務不斷累積,又無意遵守財政紀律,所以未來的利率沒辦法再下降,一定上升。如果經濟不好就發消費券,這是步上拉丁美洲國家後塵的做法。一場歡喜以後「債留子孫」,這種討好人民的民粹政策再繼續下去,台灣的財政五年一定出問題。

 

問:你如何推論台灣再五年就會出現財政危機?

 

林:如果你每年都編特別預算,假如明年台灣經濟還是沒辦法起來,那馬英九到二○一一年一定還要下更重的藥,因為二○一二年是他的政權保衛戰,這樣下去不是不可能破產,應急「特效藥」吃太多,只好不斷加重劑量,最後產生抗體,就無藥可醫了。

管:林向愷有些point(觀點)我其實並不反對,民進黨執政這八年,到二○○八年,雖然全世界及亞洲經濟一片大好,但是我們實質薪資所得並沒有增加,你的薪資不提高,等於實質購買力已經被減損,大家都會推遲消費。現在,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時期,所以消費券絕對是一個短期性的、一次性的措施。

 

論政府債台高築 舉債和償債計畫要同時講

問:這次消費券全民有獎,將財政紀律拋諸腦後,你們怎麼看待急遽攀升的政府債務問題?

 

管:長期而言,政府團隊應該要規畫說明未來如何償債,不能所有東西都靠減稅。行政團隊要講清楚,未來還會有哪些政策會影響財政,要有一個很清楚的時程,到二○一五或二○二○年時政府的財政目標。政府舉債與償債,兩個計畫要同時講,不能只講一個,也不能打迷糊仗。

 

修法提高舉債上限才負責

林:日本一九九○年代財政赤字,讓日本經濟沒辦法復甦。政府永遠可以講,現在未償還債務餘額只占GDP的多少(編按:目前政府整體負債約三兆九千億元,占GDP的三六%),不是全世界最高的,但這種做法會讓人民對你的財政紀律失去信心。我也知道建設的重要性,所以我也一再呼籲,負責任的做法,應該是修法提高公債法(舉債)上限。你看從二○○○年到現在,特別預算已經編了七次,因為我(舉債上限)已經卡住了,我要建設,我要應急,不管哪一黨都用特別立法,為特別預算取得財源,排除公債法舉債上限。因為特別立法排除掉的財政赤字,遠超過表面數字的嚴重性,使得台灣財政透明度非常差。所以我寧可提高一些舉債上限,而使財務透明度提高。過去兩黨互相罵來罵去,但國家財政一定要超越黨派,因為每一個政黨都可能執政。財政紀律不是法律的問題,而是政府自我管理的決心。沒有這個決心,大家怎麼有信心,把錢交給你用?

 

長期要避免債務累積過快

管:我再補充一下。台灣未償債務餘額占GDP的比重,與先進國家比,比例還是低,但是我們累積的速度太快。過去政府一再減稅,社會福利支出增加,使我國財政赤字快速增加。今天我贊成政府推的一些短期救急措施,但長期也要避免債務累積過快,如何在一定期間,達到財政平衡。我贊成現在政府某些短期的措施,如消費券、適當對中小企業給適當支持。但我反對,任何碰到稅的東西。過去以來,我們只有減稅,尤其政府只對企業及持有資本者減稅,所以我反對,以長期稅制解決短期市場波動,如股市禁止放空或證交稅減半等措施。

 

問:難道政府推出這些「救市」措施前,沒有先經過評估嗎?

 

管:我不希望看到,政府一塊錢一塊錢砸,硬碰硬的去換經濟成長。我希望看到的是,政府一塊錢下去,因為有宣示,大家信心出來後,帶出那些跑掉的投資與消費。所以,我期待不只聽到政府要花多少錢,而是花錢準備做什麼。

 

林:檢視一個團隊有沒有執行力,有四個指標,包括:一、認知問題能力;二、面對問題的勇氣;三、願景在哪;四、解決之道。現在政府因為前面三個弄不出來,所以大家都不知道這四千億(振興經濟方案)花了以後會怎樣,會花在哪裡?政府應先推出一個有願景的目標,民間才會環繞這個願景討論,但因朝野缺乏互信,也沒有願景,所以大家都在討論防弊,很少談興利。講到興利,第一個提的就是「圖利」,所以你要做BOT(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也不可能。

 

管:我常在講,政府要改變觀念,第一個要改的就是「圖利」的觀念。

 

論長期經改大計 中小企業垮,就業就崩盤

問:兩位怎麼看未來高失業率的問題?

 

管:我做過一個實證研究,前一年失業率每增加一個百分點,自殺率會增加○‧二七%,換算成自殺人數約為六百人;如果同一年失業率增加一個百分點,自殺人數會超過六百五十人。

 

林:失業率居高不下,對社會團結、民主制度也都會有很大影響,這些人會慢慢疏離。像這次陳雲林來台,引來很多群眾抗議,其中除了有民進黨動員的,還有很多是長期失業者,造成社會激烈對立,也在所不惜,這很危險。

 

管:這次我看政府又是提出短期就業方案。政府如果要補貼企業,不只雇用補貼要做,也應該補貼企業,讓企業不要解聘員工。

 

林:中小企業這塊很重要,它創造的產值雖不高,但維持很多就業機會,中小企業走的話,政府要花很多預算來處理失業問題。

 

管:中小企業很重要,尤其是這時銀行也沒信心,中小企業若也垮掉,就業問題就會徹底崩盤,所以政府應思考如何強化中小企業信保基金。

 

擴大內需要由上而下

問:對於長期經濟結構調整,兩位的建議?

 

管:我把台灣要更開放、兩岸關係重新修補,當作是台灣長期經濟結構的調整。此外,擴大內需的目標清楚,也可以改變台灣的經濟體質。譬如馬蕭有「愛台十二建設」,做法沿襲過去,從下面層層提報上來,把錢想辦法花到地方去。過去那麼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們一點作用都沒有,只肥了地方上少部分的樁腳,多一些稀奇古怪的停車場、活動中心。所以我認為,擴大內需不應該由下而上,應該由中央主導,做幾個大型的、具號召力的計畫。

 

林:首先,馬蕭的愛台十二大建設問題跟民進黨一樣,機場、港口各地都有。馬蕭的愛台十二大建設若要做,首先要認清,台灣已經出現一條高鐵,台灣未來產業、生活圈,應以高鐵為主軸。現在下了高鐵,旁邊沒有任何交通工具,高鐵周圍帶狀的產業聚落、軌道運輸,效果都發揮不出來。政府提出前瞻性政策後,大家會知道,現在雖然經濟危險,但大家知道你有決心執行,知道未來有方向。

擴大稅基、側重製造業

再來是稅改。稅改已經壽終正寢,只剩一個遺贈稅,但遺贈稅不符公平正義與學理基礎。現在體質不好,政府更要建立一個合理公平的稅制。好不容易大家對促產(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租稅優惠全部落日有共識,政府就應該趁此機會,徹底改造綜所稅(個人綜合所得稅)與營所稅(營利事業所得稅),擴大稅基後,稅制就有稍微合理的空間,這個不做,企業投資與個人工作意願都難提升。

第三是能源稅制,能源稅制是把稅基所得,由好的東西改為污染源,這符合歐美趨勢,應調高這部分比重,讓環保與經濟得到雙贏。

第四,我建議未來應稍微降低台灣對外貿易比重,轉為提高內需。

 

問:台灣還有什麼競爭優勢?

 

林:台灣的優勢在製造業,不要讓廠商或人才跑光,這個產業聚落一旦被打散,以台灣有限的資源,要用在台灣有優勢的製造業,不要相信放在金融服務業。

 

管:台灣的製造業與亞洲四小龍相比,比例還是高。但台灣的前途,應該要結合系統設計與整合。舉例來說,主計處服務業項下有個軟體設計,只占服務業比重不到四%,換算只占GDP三%。但那個行業,相對其他製造業都在衰弱時,它每年都以超過一○%的速度成長,我們在那上面有點利基。如何結合系統設計等優勢,台灣製造業才有前途。

 

問:馬英九執政已半年,能不能幫馬英九打個分數?

 

管:我都是學期末才打分數的。

 

林:我們(民進黨)輸兩百多萬票的,給他(馬英九)一年時間吧,明年三二一,他當選滿一年後我會打分數。但依現在馬英九的期中報告來看,他需要加把勁。他的報告,不能讓我感動。

 

 

 

 

 

 

 

 

 

 

  【小檔案】林向愷

   學歷:卡內基美隆大學經濟學博士

   經歷:凱達格蘭學校校長、高雄市財政局長、高雄銀行董事

   現職:台大經濟系所專任教授

 

 

                                                              ◆資料來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