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09/05/22 / kslintw

《星期專訪》林向愷:馬再不認錯 葬送台灣奇蹟 (修訂版)

主權國家前提 經濟必須自主

記者鄒景雯/專訪

    新的一年,台灣政經情勢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針砭指出,馬政府不能只追求經濟成長率,更要創造工作機會;要有效改善失業率上升的問題,不能只對大企業有興趣,必須關照工作機會不比大企業少的中小企業,並且發展內需產業。他警告,馬英九若不調整錯誤的治國方向,台灣的經濟奇蹟與政治奇蹟將會在他手裡被葬送掉。

  記者問:當前台灣經濟面臨的問題,政府歸因於國際大環境不佳,你如何看待?

  林向愷:國際景氣影響當然有,但是看股市,馬英九最重視股市,跌幅在亞洲四小龍中我們與香港差不多,比星韓日甚至歐美幾個金融風暴的主要來源,我們算重;國內投資率,我們在亞洲四小龍最後,失業率,也是四小龍後段班。至於國際因素的影響,台灣在第一波金融風暴其實受傷不嚴重,嚴重的是經濟太依賴中國。歐美整個經濟蕭條才開始影響台灣,因此癥結在馬英九對台灣整個發展方向出了大問題。

  不論李總統或陳總統,他們的治國方向都有一個大目標,台灣要發展最後是要掌握生存與發展的自由選擇權,自由在拉丁文與獨立的意思一樣,就是我有能力依照我的意願來做各種選擇。首先,個人的生存與發展自由選擇權一路退縮,工作不確定,所得不穩定,失業率超高,現在估計是四點六%,但若把無薪假、非全職、退出勞動市場者計算,大約有一百到一百二十萬人,這已經讓很多人在這一波中經濟地位衰退,這一衰退,他就沒有能力做消費選擇、從事人力投資,工作選擇也受到限縮,這是馬英九在本年度給台灣人帶來最大不幸福的第一件事情。

  其次,台灣現有兩大危機,經濟太依賴中國、能源太依賴進口,台灣未來要在經濟上有自己的路,絕對要維持一定的經濟自主,政治經濟學者克許曼一直在講,一個領導者除了要讀馬基維利的《君王論》,更要了解經貿自主是一個主權國家的條件,但是馬英九一上來卻對中國大開放讓台灣越來越依賴中國。

  2000年後民進黨政府雖然強調有效管理或積極管理,事實上她沒做好,致使投資中國佔GDP的比重由1999年的零點五%飆升到2007年的二點六一%,前朝的經濟官僚與現在的政府都強調自由貿易與開放,但經貿依賴中國後,問題就來了,這將會壓縮廠商在地轉型的意願,因為廠商沒有轉型與升級的壓力,轉去中國積極佈局,導致台灣對外投資有70%至80%集中在後進國家,對外投資在先進國家相對就少,這樣就無法透過對外投資來取得新技術與新產品生產,於是現有的工作機會為台商在中國所創造的工作機會所取代,新的工作機會又增加很慢,一來一往,導致台灣失業率在二千年以後居高不下。

  這說明政府對外投資太過自由放任對台灣整體經濟有其不利之處。阿扁時代與現在的馬政府過分強調自由開放,但忽然自由開放並非完全放任不管。當前台灣問題在於產業外移沒有秩序,不管有沒有需要外移,你全讓他外移,導致今天台灣工作減少這麼多。

  過去七年因為開放放任,四十%的台灣家庭其可支配所得呈現負成長,這些家庭的生存與發展自由選擇權被限縮了;現在馬英九一上來,開放十二吋晶圓廠、投資中國更無管制,未來台灣將更為依賴中國,2000-2008年期間,廠商是以中國為主體的全球化,馬政府一上台更要把中國變成是台灣唯一的希望,所以台灣要靠中國的觀光客,中國二十億美元來台採購面板,好像台灣的經濟非中國不能救,這讓我們的經貿自主大大打折扣,國家主權真的就會出問題。

 

  問:但是馬英九認知剛好相反,他說過去是鎖國,造成經濟衰退,所以他要修正錯誤的路線來救經濟。

 

只追求GDP 卻被中國鎖住

 

  林:鎖國是完全斷絕與外國的一切經貿關係,並限制人員商品、資金,但數據有呈現嗎?如果過去是鎖國,現在只要開放就可以解決問題,開放若是百利無一害,那不必等到馬英九!李扁時代為什麼要承受極大的壓力做兩岸經貿管理?就是他們知道這只對特定廠商有利,對在地轉型的廠商卻是一打擊,這些年已有二百萬人被迫到中國工作,開放對二千一百萬不可能到中國工作的人而言,也是一種打擊。一個政府必須在安全、效率、整體、個體間維持平衡,馬英九聽到企業界與蛋頭學者說過去八年台灣是鎖國,也跟著說鎖國,但治國是要看資料,要了解實情,廠商個別利益不等於全體利益。

 

  問:國民黨還有個說法,指今年各國的經濟成長預測哪個比中國高?故而我們為什麼不與之連結?

 

  林:中國七%或八%的經濟成長率,與亞洲四小龍比已算很高,但是若與過去幾年的中國自己比,就不算高。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才說過二○○九年是中國非常關鍵的一年,若經濟成長率低於八%,則中國社會就會呈現不安定型態。因為中國過去所得分配或區域發展失衡的問題皆被高成長率所掩飾,經濟成長一但慢下來就會變成問題,這時台灣還要與之緊密連結?尤其中國是獨裁國家,會以台灣問題來化解其國內問題,我一再講發展是為了確保自由,結果馬政府的發展策略導致自由減損,被中國鎖住,讓台灣的未來沒有自由選擇權,依照中國意志走。台灣寧願選擇是二%或三%長期與穩定的經濟成長,而不要與中國保持過分密切連結的五%、六%,因為增加部分的代價太高了。馬英九最大的問題是不知道中國的問題,這些現在不是沒有發生,都正在發生中。

 

  問:馬英九又說經濟情況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他是在解決過去八年遺留下來的問題,怎麼可以只怪罪上任七月的他?

 

  林:阿扁二千年上台時也在解決前朝問題,例如九七、九八年銀行體系出現巨額的不良債權,因此有第一次金改。政府要做的是讓我們的景氣波動幅度愈小愈好,但是馬英九上台後,這個號稱史上最強的財經團隊,過去八年基本上是處於資訊空窗期,他沒有辦法感受到當時台灣的經濟問題與他們執政時不太一樣,所以他才會提六三三,以為經濟成長可以解決台灣經濟問題,他應該先了解阿扁執政時遇到的問題:經濟有成長,但是由於投資過度集中在後進國家,使得經濟成長、出口成長與薪資所得成長(或工作機會成長)三者之間,已經不是同向變動的關係。

  八○年代中期前,台灣出口勞力密集商品,只要我台灣產品有國際競爭力,這些商品出口就會增加,出口帶動經濟成長,此時廠商為了能出口更多商品,必須用較高的薪資來僱用勞工,因此出口成長、經濟成長與薪資所得成長三者是同向變動關係。到了九○年代,台灣的全球化策略是以中國為主體的策略,出口增加係因台灣廠商投資中國後,生產所需要的半成本、機器設備需由台灣進口,故出口帶動經濟成長率,在過去十五年來,這兩個數字都有增加,但是台灣民眾的薪資卻因台灣廠商在中國所創造的工作機會取代台灣國內的工作機會而沒有太多的成長,工作機會增加速度愈來愈慢,再加上引進外勞缺乏有效管制,所以解決台灣經濟新問題,不能只追求經濟成長率,更要創造工作機會,對產業外移一定要做適度的管制。

 

  問:要創造工作機會該怎麼做?

 

  林:第一,過去在七○、八○年代我們中小企業的活力很強,政府對大型企業與中小企業的關照度沒有太大差異,但自九○年代起,我們好像特別關注大企業的經營環境、投資條件,其實政府應該多鼓勵中小企業與微型企業的創業與發展,她們的產值雖不大,卻可以創造很多工作機會,這些原來是台灣經濟成長的動力。看看政府現在推出各項振興經濟方案,對中小企業面臨的問題並未提供必要協助?同時創業的過程依舊程序繁雜,中小企業也許存活率不高,政府的協助可能會有一些風險,但是存活下來的企業,所創造的工作機會總數其實不比大企業少。

 

協助在地產業才能創造就業

  其次,現在的年輕人初入職場後無法順利找到工作,失業率非常高,高學歷失業率更高,政府應該協助廠商僱用這些人,讓他們學習職場倫理與企業需要的技術,讓勞雇雙方相互認識。

  第三,馬政府一直還相信出口可以帶動經濟成長,若我們的在地產業無法轉型,你的出口還是虛的,因此政府應該利用國發基金去協助廠商前往歐美日先進國家取得新的生產製程或新產品的生產,以增強企業競爭力,這樣才能有效創造工作機會。對國發基金資金運用一定要嚴格限制去中國投資,因為利用政府預算所成立的國發基金目的在協助在地產業轉型升級,而不是鼓勵個別廠商去中國創造就業機會。

  現在在台灣的中小企業經歷在地轉型,留下來的還算有競爭力,但他們現在因為環保法規執行標準不一致、補充性外勞取得不易、及在地轉型的投資資金成本太高等問題,這些政府要協助,否則一關廠,又是一波失業潮。更重要的是,留在台灣的中小企業產業鏈現在還算完整,若政府疏忽,任由他們倒閉,產業關聯性會破壞掉。

  台灣靠出口來帶動經濟成長的重要性要適度下降,要發展一些內需產業,例如替代能源。目前替代能源生產成本高大家都知道,但仍是個機會,丹麥、西班牙都在發展,只要產品與技術有競爭力,還可以輸出,創造國內更多的工作機會;又如醫療照護,在人口老化趨勢下有其發展為內需產業的價值。總之,工作機會一定藉發展內需產業創造出來。

 

  問:如果馬政府不聽取外界諍言,繼續這樣下去,後果會如何?

 

  林:EIU最近將2009年台灣GDP成長率調降為負的二點九一,是否全因國際環境因素或許見仁見智,但把台灣列為全球表現最差的十個國家則是台灣人民最大的羞恥。以前台灣哪有可能與這些國家放到一起,這說明對於馬的治國能力,不只是國內,國外已經有不同聲音出現。

  IMF也說台灣民間企業獲利將衰退十%,美國這次受創這麼嚴重,他還有成長,問題出在哪裡馬政府必須嚴肅面對?

即興政策充斥財政會很糟糕

  假如馬英九繼續無法了解到他治國的問題,包括認知問題的能力不族,亦未嚴肅的面對問題,以及欠缺經濟發展的總目標,應該利用過年的時間好好去思考、檢討。假如馬英九還是照過去的價值理念解決新問題,將無法讓人了解他對台灣的人才、資源、技術具備創造、管理與分配的能力。長遠下來,台灣的主權會因經貿無法自主而喪失掉。馬財經團隊基本的問題是即興式的回應,今天想到就做什麼,其實馬政府今天想得到的,過去民進黨執政時也想得到,例如短期就業方案以價低失業率。過去國民黨一直罵民進黨沒有財經人才,不懂得治國。這點或許不同的人看法並不相同。但民進黨的執行力卻比國民黨強,國民黨到現在給人的感覺,如立即上工,都是講講而已。但是實際執行效果如何?可能會造成預算用完後,卻未達到預期效果,將來財政會一塌糊塗。

 

  台灣有八○年代的經濟奇蹟,九○年代的政治奇蹟,馬英九若不調整,這些都會在他手裡煙消雲散,這將是對台灣的最大傷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